傅芬芳:从餐厅到厨房的新战场丨中国经营者
      发布时间:2020-06-21 15:26      作者:admin      点击:

农业现代化离不开信息化和精细化管理

那么另外就是我们的产品要运出去,我们的道路基本上都是阻断的,那所以当地政府当时给我们开了300多张通行证,保证我们整个产品的运输通畅。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我们公司能够顺利地复工复产,真的是跟当地政府的支持与帮助分不开的。我是一个80后,我对政府的体会没有我父亲那一代人那么深刻,但是这一次我真真正正体会到,我们政府是真心帮助企业的。

刘晔:那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增长。

农业呼吁规范化行业政策 企业评价应加入就业率因素

第三,我们有很多云南、贵州、辽宁等地方的员工,政府出了路费把我们的员工从1000多公里以外的云南、贵州等地,用大巴接过来。因为在大巴上,当地政府为他们做了核酸检测,大巴一路不接触其他的人员的话相对比较安全,所以在人员的招工上政府也是给了很多支持。

第二个,实际上现在中央我觉得比较好的是出台了一系列惠民惠企的政策,包括减免所得税、给一些企业补贴等等。我是建议国家出台多渠道的融资配套手段,包括现在怎么来解决中小企业,甚至小微企业资金难的问题,要有切实可行的贷款政策,这是我想呼吁的。

然后每个都卖的都不是很多,所以我认为我们要抓住我们现在已经铺下去的这些大的渠道,然后在渠道里,第一个就是不断地增加我们的产品,第二是不断增加我们的品类,能够把这些渠道更好地利用起来,深耕下去。

第一财经《中国经营者》出品

刘晔:那你有没有分析过,就像您刚才说到的,其实基本上很多的渠道都有圣农的存在,而且圣农的产量也是不愁的,那为什么没有卖好?

佳沃集团董事总经理 陈建华

刘晔:这个是我们从产品研发端来说的,那么从渠道端圣农会怎么来铺这些渠道?

陈建华:我觉得各有优势,一个是行业内的人,具备行业内的优势,比如像圣农这样的一个巨无霸,它的优势是产品力,与此同时也有很强的供应链。

陈建华:对。

傅芬芳:我们也是集全公司的努力,应对这个突如其来的2C的消费者端的订单,能够把这些订单都接下来,送货送出去,这个也是我们疫情期间业务增长的很关键的一点。

第二,资本进来之后,我的建议,一定要做基础设施的投资,比如说中央工厂、中央厨房,甚至上游种养殖基地,包括种源的开发。这每一点实际上你投下去都可能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我们讲这个农业的一个周期,比方说拿种植来讲,一个周期是一年,但是我电脑的一个周期可能三分钟,我生产一台电脑,出了问题马上我就知道怎么去改。但农业一旦说你施肥施错了,你下一年再调整过来,实际上就是一年的时间,我觉得做农业一定要有一个长线的思维,一件事情一件事情解决,最后才能够把这个行业做下来。

刘晔:这两年好像很多做IT的都喜欢进农业。丁磊去养猪了,对吧?

刘晔:爆发性地增长?

刘晔:为什么呢?这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呢?

傅芬芳:我觉得这两点可以用一句话回答,就是做好预想的自己。我们公司,就是我父亲留下的传统,除了鸡这个行业什么都不碰,所以我们的传统就是除了鸡这个行业什么都不做,不管资本进来告诉我们说你要做这个做那个,我们说No。一切都是为了我们整个行业去服务的,所以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围绕着白羽鸡在做。

另外,我也想为我们的行业呼吁一下,因为我们这个白羽肉鸡,它其实是一个节粮型的鸡的品种。1.6公斤的粮食可以出一斤的鸡,那么如果是猪肉的话,三公斤的粮食才出一公斤的猪肉,所以其实应该推动白羽肉鸡的消费,以及在我国整个战略的储备上,我希望国家能够考虑白羽肉鸡的战略储备。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编导/责编 朱琳

刘晔:说到这个2B和2C,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因为前两年新能源车的风口出来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两股势力涌入这个赛道,一股是擅长造车,但是可能对互联网,对于营销不是特别见长,但是车做得特别好。

一类可能是擅长营销,擅长互联网,甚至根本就不懂车,但是我通过营销,我把品牌、把需求、把流量、把客户留存住,反过来我可能就通过一个外包或者供应商代工的形式,我就有产品了。在农产品这个领域当中,接下来如果去争夺2C品牌的这个战争,哪一类的企业会更有生命力和竞争力?

制片人 蔡如一

刘晔:陈总,因为佳沃是联想旗下在农业食品领域当中的一个投资运营的平台,所以其实您也有关注整个农产品的产业链在疫情期间受到的影响,您有什么样的感受跟我们分享?

那再回过头来看这个外行进入内行,实际上联想我们在进入农业的时候,我们传统是做IT的,我们进入农业,这个大家对我们也会投来一个异样的眼光。

傅芬芳:其实我们在C端渠道挺强的,但是每个都没做好。上个月我回顾了一下我们整个2C的渠道,我发现全国各大商超、各大电商、各大团购,我们全都有在卖货。

刘晔:虽然对于圣农来说,种源这个问题没有受到影响,但是在企业运营的过程当中,还是会多多少少受到疫情的影响。

第一财经

傅芬芳:我想呼吁一下,国家在对于一个企业作评价时,除了它创造了多少销售额,它创造了多少的利润之外,还应该有它解决了多少人的就业问题。我认为我们这个劳动密集型企业,它可能销售额不大,但是它解决了几千人的就业,这就是一个英雄的企业。所以我认为在企业的评价上一定要加上解决就业问题的贡献度。

第一财经APP

陈建华:在疫情期间,实际上我们面临的困难和圣农是一样的,但是我觉得通过傅总刚才讲到的,我自己有几点体会。因为我们在海外投资了很多企业,包含澳大利亚、智利,现在看起来中国政府确实是特别强大。因为我们去年在智利投资了一个三文鱼企业,这个也是中国在海产领域,唯一的一个企业在海外布局的养殖公司。疫情来了之后对我们实际上影响非常大,对此我自己有很多感悟。

圣农转型最大的挑战是对于消费者研究不够

陈建华:我觉得,第一,很多人带着钱到农业行业,首先要有一个平和的心态,就是不能太急躁。因为这个行业在短期内是赚不到钱的。比如刚才傅总讲的,说我们这个行业的人素质比较低,那我就去高薪挖一些人,但这个行业的毛利是不支撑的。那最后你会发现,短期的激励实际上并不能达到一个长期的效果,人到这个行业待了几年就走了,实际上这对这个行业的整体发展是不利的。

傅芬芳:我是这么认为的,一个企业的基因,它就是永远存在的基因,你想改变它的基因是很难的。所以在做2C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找全新的团队来做。2C的业务要由2C的团队来做,不应该用那个2B的团队去做2C的业务,把整个基因换了,这个业务就快了。再加上还有很重要一点,就是老板要亲自领头。

刘晔:那你怎么去挑选想要跟圣农结合的资本呢?圣农对资本有什么样的挑选标准?

刘晔:其实我也在好奇,一个以2B端见长的企业,当要开始去在2C端发力的时候,其实对于你企业内部的,包括一些运营的架构,包括一些人员的储备,包括一些战略决策的流程上,反过来会带来一些什么样的影响和改变?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但是我们圣农这一次应该说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做种源的研究。2019年4月份我们已经完全用上自己的种源。白羽肉鸡这个种源对整个肉鸡行业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长期以来都是在国外的一些公司的手上。我们觉得中国人不能被卡脖子,这个是我父亲(圣农集团创始人傅光明)当时一直觉得我们应该要做种源研究的原因。从2015年开始投了七个亿的钱来研究种源,所以到了2020年,疫情来了之后,我们发现我们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我们不但能为自己解决种源问题,我们能为全中国这个行业解决种源的问题。

傅芬芳:其实疫情期间最大的销售变化,就是我们2C的业务爆发性地增长。

刘晔:中央其实不断地出台了很多扶持的政策,那从两位的角度来说,代表农产品行业、代表食品行业,进入到复工复产阶段,从政策呼吁上,两位会有怎样的一些想法?

圣农将如何面对资本催生出的外来竞争

我们最近做了研究,我们觉得家庭的方便菜肴是我们将来发力的一个重点,因为大家现在都有在家里做饭的需求。但是对于洗菜、切菜的这个过程又非常的厌恶。我们把所有的调料都已经做成了一包,然后把煮菜做成了一包,然后两个回去在锅里一炒就可以出菜。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傅芬芳:从餐厅到厨房的新战场丨中国经营者 文章作者 关键字 相关阅读 原创 邝子平:投资新逻辑与新探索丨中国经营者 2020-05-31 11:21 原创 孙坚:从当下自救到未来抉择丨中国经营者 2020-05-24 07:06 原创 后疫情时代的新商业思考丨中国经营者 2020-05-17 07:42 原创 沈晖:造车新势力的逆境生存法则丨中国经营者 2020-04-26 10:52 原创 江南春:品牌是企业的免疫力丨中国经营者 2020-04-12 10:14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工商国家网信办举报中心上海互联网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点击关闭

陈建华:我觉得是这样的,中国的农业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那它又是和民生贴近,非常紧密相关的一个行业。这个行业我认为存在两个痛点,第一个痛点是钱,第二个痛点是人才。实际上这个行业我们接触下来之后,我感觉还是非常偏传统,尤其是大学毕业生、本科生、中专生、大专生,他都不愿意进入这个行业,因为农业都很苦,都很偏远。像傅总这样能够扎根在福建一个偏远的县里的,这在中国可能是屈指可数。就是说大企业怎么能够把人才引进来,这个问题我觉得是很核心的。这个行业需要一大批有志者或者有才的人进来,来变革个行业,发展这个行业。

第一,企业管理一定要精细化,可能你在非疫情期间,没有那么多精力坐下来去看每一个环节。那我觉得刚好疫情来了,让我们企业家停滞一下,你看一下内部,企业的管理是否精细化。

傅芬芳:对。第一个是道路中断,我们是养鸡的,我们的所有鸡厂都分布在小山村里面。成品鸡要运出来,饲料要运进去,所有的都要靠山村的道路。政府的工作人员跟我们的同事一块儿,去跟农民做工作,在当时堵路非常严重的情况下,能够专门把我们的车放进去。这是政府的第一个支持。

陈建华:我觉得对于农业产业来讲、对农业行业的企业家来讲,实际上我们最需要的是一些规范化的行业政策。比如说我举个例子,像这一次的疫情,实际上对农贸市场的打击是非常大的。后续如何规范化的管理农贸市场,规范化的管理整个食品行业产业链,实际上我认为这个对我们是至关重要的。

刘晔:所以从这一点上其实圣农也是比较幸运的,因为首先其实你没有太多的资金压力,然后同时你的投资人可以给你带来一些国际的视野,包括一些非常好的管理经验。

第二,我们当时找不到员工,我们屠宰场必须依靠很多的员工才能正常有序工作,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第一时间去给我们的老员工做工作,老员工不愿意出来上班,他们的家人担心疫情的影响,他们的邻居也觉得你要出去上班,万一被传染了他们会受到压力。我们的政府人员帮我们一起,在做老员工的工作的同时发动了所有的力量去招新的员工。

傅芬芳:疫情期间,种源这个问题对于整个中国的白羽鸡行业都带来了很严重的影响。首先是因为交通阻断,种源进不来。其次是因为很多国家也感染了疫情,所以它的整个生产节奏也被打乱。

刘晔:傅总,当资本涌入一个行业的时候,这个行业的龙头企业一定是受到资本诱惑最多的,那么你们怎么去面对资本催生出的外来竞争?

刘晔:其实说到农业行业的管理精细化,我们关注到圣农刚刚公布的一季报当中特别提到过,而且我觉得这个一季报的成绩应该说是非常亮眼的。在整体的营收上可能有一个三个点左右的小幅下滑,但是在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上,是有一个7%以上的一个非常显著的一个增长,而且是在整个疫情期间,所以这背后有没有什么样好的秘诀?来跟我们分享一下怎么做到的?

圣农发展总裁 傅芬芳

本期嘉宾

傅芬芳:我们在几年前接受了美国KKR的投资,它来了之后,给我们带来很多管理的经验,我觉得这一点对我们一个做农业企业来讲是最重要的。因为其实资金对我们来说并不是最难的一件事情,对一个上市公司,在中国来讲,资金问题是很好解决的。所以对整个管理的梳理和方向,是我们挑选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准。

刘晔:2018年,傅总来到我们节目第一次聊到圣农,当时特别谈到了种源的问题。因为白羽肉鸡的种源,是经过不断地杂交培育优选出来的,而且都是从国外进口的。这次疫情突如其来,是不是会对您的种源带来一些影响?

第二点,弱势就是傅总刚才提到的,做2C一定要有专业的团队,构建一个好的业务模式。这个业务模式,今天怎么能够借助互联网的方式,把你的这个客户经营起来,这个实际上我认为是很关键的。

圣农已经完全解决白羽肉鸡的种源问题

地方政府大力支持下的复工复产

傅芬芳:我觉得我们之前对于消费者的研究不太够,我们只是告诉消费者,圣农它会做什么,然后就卖给你,其实我们不知道,也没有认认真真去研究消费者需要什么,所以在这个疫情期间我有很多的思考,我觉得我们将来要做的东西是消费者需要什么。

精彩看点

第二,企业管理未来一定要信息化,实际上对于农业行业的企业,因为我自己进入这个农业行业也有几年的时间,我感觉我们实际上很多管理还是偏传统。那怎么能够在这个期间搭载一个信息化的平台,从客户端到后端你的库存的管理,以及上游的养殖和种植的管理端,有一个全产业链的信息化管理平台,这个实际上对企业是至关重要的。

傅芬芳:对,涨了三倍。

傅芬芳:这就是我刚刚说的,我们在2C的渠道里面没有认真研究消费者需求,卖得最好的其实是我们生的产品,因为那个不需要研究,它切割下来一整包,消费者拿回去自己做。实际上在熟食产品里面,我们认认真真再去研究的话,我觉得会挖掘出消费者更大的需求潜力。

养殖业受疫情影响情况和应对办法

刘晔:所以其实这一点也是我们今天特别想探讨的,我们说从2B到2C,有两个挑战,一个是渠道,一个是品牌。所以我也想请教一下傅总,对于圣农来说,接下来C端的发展是圣农一个比较重要的战略。那接下来渠道上、品牌上怎么做?

“跨界打劫者”的优势与劣势

刘晔:大家最近都用“资本下乡”来形容资本蜂拥进入到农业领域的情况。刚才我们聊到了它可能会给这个领域带来的一些好处,那弊端可能会是什么?太多的资本进入到这个行业里面,对这个行业来说会产生一些什么样的不利影响?

农业是长周期行业 一定要具备长线思维

特约评论员

 
 

Powered by bt365娱乐-bt365娱乐官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